高承勇与蒋门神

2016年8月26日,自1988年起连续在14年间强奸、杀害多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甘肃省白银市落网。尘封28年的白银市连环杀人悬案终被告破,震动全国。真是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解气之余,触动了我对一个人的无法抹去的记忆。

约二十多年前,在湖南某大学读研期间,有这么一个人,人称蒋门神。此人来自湖南某县,学英语的,是在工作岗位上来读研的,属于定向生,也就是毕业后必须回原单位的那种,和普通招生的学生不同,没有工资(那时读研国家还意思意思地给点工资),不知道学费是怎样。这些种种,并无不妥,那个时候,这样的很多,多是一些上进青年。但此公孤僻之极,和高承勇有一拼。除一两个老乡之外,几乎没有见到他和什么人正经说过话,我这人还算随和,和他说过几次话,属于比较多的了。为数不多的去找他时,居然遭到他室友的白眼,俨然在说"离我远点",让人甚为不解,颇为郁闷。直到后来,有下面三点,让我知道了此公的嘴脸。

一、那时四、五个人一个寝室,一个寝室是两室一厅,周围寝室都是一届的,年轻人互相来往,关于此公的"流言蜚语"就渐渐流传开了。因为学校中午时间比较长,一般都会睡个午觉,不锁门也是常事。很多人说,睡得懵懂之时,觉得床边有人,睁眼一看,正是这位蒋某人,见人醒了,蒋公忙问某人在不在。而这个某人可能是旁边小房间的,因是在职研究生,很少在寝室里呆;亦可能这个某人那天正好出去了,不在。总之,他是来找人的,而这个人又都是不在的。这样的事情之后,当事人总发现自己丢了钱或东西(值钱的)。于是各寝室都提醒注意关门,或直言不欢迎蒋公造访。

二、某个周末,在路边与师兄弟谈笑,手里捏着的舞票突然被人拽走了,诧异之间扭头一看,原来是这位蒋公。恼火之余,心里说,“我靠,我和你的关系还不至于能开这种玩笑吧。”。软硬兼施让他把票还回来,他却怪笑着一溜烟跑到舞厅门口,把票交了以后就进去了。我是颜面扫地,只好自己给自己打圆场。然而五分钟后,我却看到他慢慢悠悠地从舞厅里走了出来。各位能想象得到我当时的心情吗?

三、很简单,就是上面第一项所说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。那是在大约半年以后了。听到流言时是不会在意的,只有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,才痛彻地感受到此人的可恶。我丢失了我去北京找工作的钱。

此人后来去了广东某大学。这种人去广东混,够他本人难过的;让这样的人在学校混,够这个学校头疼的。写了这么多,实在是因为他与高承勇的一些共性触动了我。孤僻的人,见不得人的事,在对方心里留下的长年的伤害。当然了,我这个只是个小case罢了。

蒋门神,还记得你找工作时送礼的钱是哪来的吗?



コメントを残す

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。 *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